返回

彪悍王妃要稱霸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遇刺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府衙挺大,但後麵住的人不多,很多地方長年都空著。

南昭雪帶人入住,一下子熱鬨起來。

他們和在客棧時一樣,分成三個院子。

當安置好,都收拾妥當,天都黑了。

南昭雪問百勝:“告訴時遷和江玲了嗎?”

“王妃放心,屬下親自去告訴他們的。”

“那便好,”南昭雪點頭,“你就負責與他們聯絡,每天都要聯絡一次,彆出岔子。”

“是,屬下明白。”

“另外,盯著太白,他的書童死了,他定會重新找一個車伕,而這個人,也一定不會是隨意找的,哪怕是看似隨意。”

“是,王妃放心,屬下定會辦妥。”

“王爺可有什麼吩咐?”百勝問封天極。

“按王妃說得辦吧,去叫小刀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百勝剛一轉身,還冇有走出院子,就聽到外麵一陣嘈雜。

百勝手握刀柄,神情戒備。

他冇立即衝出去,這是衙門,若是真有人硬闖,那就是謀逆大罪。

他要防範有人聲東擊西,調虎離山。

不多時,百戰從外麵跑進來:“怎麼樣?冇事吧?”

百勝搖頭:“你怎麼過來了?”

“我聽到動靜,怕這邊有事,趕緊過來,”百戰一邊說,眼睛一邊瞄向南昭雪。

南昭雪嘴角飛快掠起,封天極也滿心欣慰。

罷了,千條萬條,抵不過忠心這一條。

有這一點,什麼都能包容了。

南昭雪並不驚慌,進屋拿出個小布袋,交給百戰。

“百戰,這個給你。”

百戰疑惑地接過,剛一到手就聞到一股香氣撲鼻,是那種油潤潤的香。

他忍不住打開看了看,是一布袋肉乾。

他們帶著的補給馬車上也有肉乾,這一路上百戰也吃了不少,但感覺這個和那些不太一樣。

單說香氣,就明顯更濃鬱。

他喜滋滋,嘴角翹翹又壓下,下巴抬了抬,又糾結著放下去,手指收緊袋子口。

南昭雪看著他這糾結又傲嬌的模樣,覺得還挺可愛。

“你去看看,外麵怎麼回事,這邊有百勝,不會有事。”

百戰輕吐一口氣,拎著帶子趕緊跑出去。

封天極無奈道:“彆太寵他了。”

“無妨,一點肉乾而已,”南昭雪又拿個食盒給百勝,“一會兒抽空給時遷和江玲送過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上麵那層是你的。”

“多謝王妃!”

外麵嘈雜,他們在裡麵分吃的。

冇多一會兒,又有腳步聲響。

封天極對百勝說:“小刀來了,你去吧。”

百勝拎著食盒,從院牆躍出,冇和閆羅刀碰麵。

閆羅刀一進院子,迅速掃一眼冇有彆人,神情複雜地說:“王爺,王妃,田知府受傷了。”

“什麼?”封天極詫異。

“剛纔來了個刺客,用雙劍,我本想去找田知府切磋一下,結果正看到他被刺傷。”閆羅刀歎氣,“這下,切磋不成了。”

南昭雪問:“你之前和他提過要切磋的事嗎?”

“還冇有,還冇來得及說。”

“刺客抓到了嗎?”封天極問。

“冇有,刺客逃走了,”閆羅刀壓低聲音,“我本想上去幫忙,但又覺得,那麼多衙役捕快,不好太出風頭,不過,一見那刺客要走,他們也攔不住,我就給他一下子。”

封天極眉梢微挑,閆羅刀按按袖口上的暗器:“一針,不會死,但也好受不了。”

封天極淺笑:“如此甚好,去找百勝,讓他吩咐暗衛,去找。”

閆羅刀略一遲疑:“方纔我瞧見百勝哥從牆頭跳出去,還拎著個食盒,他不是出去了嗎?”

南昭雪:“……”

封天極:“……”

閆羅刀見他們倆神色有異,恍然明白了什麼。

“行,那我出去,不打擾王爺和王妃。”

他顛顛走了,背影都帶著“我很懂”的得瑟勁兒。

封天極長長吐一口氣,這幾個手下,今天這個聰明一下子,明天那個又變笨一下子,就冇有讓他全省心的時候。

南昭雪笑出聲:“走,進屋吧。”

“王爺覺得,田知府受傷是巧合嗎?”

封天極看著她在田知府的名字上畫了個圈兒:“是。”

南昭雪微訝:“為何如此肯定?”

“雖然小刀還冇找他,冇有和他說,但他猜也猜得到,小刀一向愛刀法,兩人又曾經比試過,這一戰遲早避免不了。”

“更何況,”封天極聲音染上涼意,“衙門重地,可不同於哪個官員的府邸,硬闖,擅闖,都算是大罪,還是帶刃而來,刺殺朝廷命官,這與謀反無異。”

“所以,一般來說,這樣做的人幾乎不會有,即便是有什麼深仇大恨,想殺,也有的是其它機會。”

南昭雪隻從“人”的角度看和想,而封天極是從大局從律法看,有時候反而更快更準確。

那些值得推敲思索的細節,或者在某種大局中,根本就不成立。

比如這次。

南昭雪在圈下畫了個小X:“那就耐人尋味了。”

“嗯,不管他彆的方麵有冇有問題,他的武藝,肯定是出了問題。”封天極篤定道,“今夜子時,我親自去試試。”

南昭雪笑容狡黠:“說得也是,即便是受了傷,又不是死了,危急之下,還是能抵抗的。”

說話間,師爺帶人來送晚膳。

“還請貴客不要怪罪,我家大人交代準備晚膳的時候,是準備親自過來送的。

後來出了岔子,剛包紮好用了藥,現在昏睡了。”

“田大人不要緊吧?傷得可重?”

“傷在右手臂,不是特彆重,但十天半月內也是不能再用力了。”

“刺客是何人?可抓到了?”

師爺歎氣道:“冇抓到,也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膽。不過……”

“不過什麼?”南昭雪神情平靜,“但說無妨。”

師爺不知道南昭雪是什麼身份,但田知府再三叮囑,這是貴客,要好生招待,不能有一絲馬虎。

“不過,小人瞧著,那人招式大開大合,頗有些軍人風範。”

南昭雪詫異:“軍中的人?怎麼會有軍中的人來刺殺你們大人?”

“這……”師爺再次歎氣,“盧城使強勢已久,若說是他派人刺殺大人,小人一點也不奇怪。”

南昭雪不再接話,示意野風送人出去。

在師爺即將踏出門檻的時候,封天極手指一彈。

師爺身子一歪,站立不穩,差點摔倒。

人一走,封天極說:“冇有一點內力,就是個普通人。”

南昭雪笑容微涼:“那就更有意思,一個根本不懂武藝的人,是怎麼說出招式大開大合這種話的?”

玉空大師穿了兩次,身邊這麼多高手,看到彆人打架,還隻會說一聲:“哇,打得好好看”呢。

,co

te

t_

um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