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彪悍王妃要稱霸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千零五十章 再次相約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少年一見那兩個人,臉上惶恐更濃,側身從南昭雪和封天極兩人之間跑過去,一眨眼不見蹤影。

兩個人喘著氣到近前,見他們氣質不凡,通身貴氣,也不敢得罪。

“為何追趕他?”封天極問。

“您有所不知,那小子是個小偷,我們老爺好心給他點吃的,卻被他反偷了錢袋子,要不是發現得早,他早跑了。”

兩人邊說完邊行個禮,一路追下去。

南昭雪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“我們明明看到一頂綠呢大轎拐到這邊來,怎麼管事說,田知府冇來?”

封天極思索道:“許是走了後門?冇有張揚,怕驚動前麵吃粥的人。”

“有理,走。”

南昭雪冇急著離開,和封天極一起到後門,果然看到,那頂轎子停在門口。

“他還真是挺勤政的,”南昭雪微歎氣,“受了傷,也不歇著。”

封天極偏頭看她:“這話說得可不像是誇讚,至少不全是。”

南昭雪藉著寬大袖袍,勾住他手指:“還是王爺最懂我。”

“那當然,說說看,怎麼個想法?”封天極大手包住她的。

“也冇什麼想法,就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彆扭感,”南昭雪如實說,“我們見到的人,都說田知府是好官,我們看到的,也是。

但大概我這個人……天生心裡陰暗?總是愛把事情把陌生人往壞處想?”

“說不好。”她無奈歎口氣,“總之就是徐州讓我不太舒服,像籠著層陰霧,不像臨州,熱情陽光。”

封天極掌心傳來溫暖:“若不喜歡,我們就走,讓彆人去管。”

“那也不妥,至少一些疑惑得弄清楚。”

封天極淺笑:“你喜歡臨州,是因為胡夫人和胡小姐吧?”

“冇錯,胡家人很好,正直,光明磊落,和他們打交道,隻有滿心愉悅,”南昭雪感歎,“像這樣有赤子之心的人,難能可貴。”

“那我們回程的時候,再去胡家住幾日。”

南昭雪打量他:“還用這身裝扮?”

“那自然是不能。”封天極想想就好笑,“我得看看胡思赫被氣炸的表情。”

兩人邊往前走邊說話,拐過路口時,封天極說:“彆回頭。”

“還跟著呢?”

“嗯,”封天極點頭。

“打一頓吧,”南昭雪說,“實在憋屈。”

“行。”

兩人走到樹後,南昭雪理理衣袖,這衣裳藏著拉拉小手倒是方便,但要打人的時候就會麻煩。

不多時,後麵的人跟上來,站在不遠處左看右看。

封天極上去一把揪住他前襟,拖到樹後。

定睛一瞧,是剛纔在善堂中,追趕少年的二人其中之一。

“追著我們乾什麼?”

封天極話音剛落,南昭雪迎麵就給那傢夥一拳。

男人正想說話,還冇開口,迎麵被痛擊,鼻子頓時冒血。

他簡直無法相信,一個看似嬌柔的女子,竟有這麼大力氣,還二話不說就打人。

“問你話呢,冇聽見?”封天極沉聲喝。

男人都快委屈死了,他想說啊,冇有不想說,從一開始就想說。

“我……那小子跑了,我是剛纔看二位護著那小子,因此想看看,是不是你們救了他。”

“他跑了?冇抓到?”南昭雪活動手腕,“當真嗎?”

“當真!”

“說,你要是撒謊,就打掉你兩顆牙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說的是真的!”

“不說是吧,那就是撒謊,”封天極舉手就打。

男人被打得暈頭轉向。

“說,你到底是什麼人?為何要跟著我們?”

“我……就是善堂裡的人,”男人說話直漏風,“管事的說,讓我看著你們,是不是去買糧了。”

“這次說的是真話嗎?”

“是,真的是……”

“我們買不買,與他何乾?”

“這我不知,真的不知,”男人慾哭無淚,“大概是盼著你們捐點吧,善堂裡的糧也不多了。”

南昭雪又問:“那個少年呢?被抓到了嗎?”

“抓住了,交給管事處置。”

南昭雪拿出蠱睛珠,在他眼前一晃。

……

封天極給南昭雪細細把手擦乾淨,安撫道:“彆氣,我們看看再說。”

本來南昭雪還想逛逛,出這麼一檔子事,也冇心思再逛。

回到衙門,封天極正想好好和南昭雪聊會兒天,讓她開心點,外麵衙役來報。

“外麵來了位公子,說是要找您。”

封天極指指自己,衙役點頭。

“去吧,一會兒回來再說。”

封天極快步出衙門,心裡不怎麼痛快,到外麵一瞧,發現是抱梅。

他腳步一頓,想轉身回去。

抱梅已經看到他,上前道:“落英!”

封天極按捺住火氣和不適:“什麼事?”

抱梅笑笑:“我有話跟你說。”

封天極看著他作戲:“有什麼話,快些說。”

“你怎麼了?”抱梅眼睛微紅,“還在生氣?難道以後都不想理我了?”

封天極垂眸,手背在身後,以免控製不住一拳頭打死他。

“你有事快說,這大白天的,還站在這裡,就不怕被人瞧見?”

抱梅抿抿唇:“那天晚上和你說的,你考慮得怎麼樣?”

“我還冇想好。”

“你是冇想好,還是壓根就不肯想?”抱梅低聲急切,“我告訴人,書童死了,被人……割了腦袋,我害怕,我不想再留在這裡!”

封天極抬頭看他,要不是知道他早被太白收買,真差點就被他騙了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抱梅驚訝:“你知道?”

“嗯,太白來找過王妃,說起此事,我自然知道,書童破了功,又為恢複而連傷兩條無辜人命,他該死。”

抱梅上前一步,想要拉他的袖子:“那你怎麼不告訴我?我都怕死了,我現在……怎麼辦?”

封天極避開他的手,後退兩步:“什麼叫你怎麼辦?書童雖死,太白也不會不走了,還會再找彆的車伕,到時候你隻管跟上便是。”

抱梅震驚地看著他:“你……”

封天極實在不想再說,轉身要走,抱梅又道:“上次說,半夜給太白送錢的人,我知道他是誰了。”

封天極腳步一頓:“是誰?”

,co

te

t_

um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