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醫道神婿葉天蘇輕語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660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蘇卿心情很煩躁,她覺得自己肯定是得了孕期焦慮症了。

暗暗舒了一口氣,蘇卿調節自己的情緒。

她心裡是清楚陸容淵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,但是一想到秦雅媛在南山彆墅,心裡就膈應。

蘇卿蹙眉,她平常也不是撚酸吃醋的人啊,摸了摸平坦的小腹,蘇卿覺得,一定是寶寶在吃醋,跟她沒關係。

對,就是這樣的。

這麼一想,蘇卿心裡舒坦了。

折身進屋睡覺,睡到後半夜,迷迷糊糊中,蘇卿被電話吵醒了。

蘇卿困得眼睛都睜不開,憑感覺去摸手機,然後按掉。

冇過一會兒,電話又響了。

還有完冇完了。

蘇卿爬起來接通電話,起床氣很大,冇看來電顯示,直接生氣的懟道:“你神經病吧,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。”

罵完之後,電話那邊冇吭聲,準確的說,是不敢吭聲。

蘇卿嘀咕一聲:“神經病。”正準備倒頭睡下,陸容淵的聲音從電話裡冒出來。

“卿卿,你下樓出來一下,我在樓下,給你帶了些好吃的。”

那聲音聽起來特彆的小心翼翼。

“陸容淵?”蘇卿以為是自己幻聽。

從帝京到這,飛機都得坐兩個小時,陸容淵怎麼可能在樓下?

出於好奇,蘇卿還是跑到陽台上去看,對麵黑乎乎的,什麼也看不見,也冇有看到樓下有什麼人。

涼風徐徐,蘇卿隻穿著一件睡衣,冷得打了個哆嗦。

蘇卿怒:“陸容淵,你耍我呢。”

大晚上的,那麼冷,她還真跑出來看。

陸容淵說:“你往正前方看。”

蘇卿一抬眸,還真看到正前方有亮光,左右搖晃,應該是手機的亮光。

還真來了?

幾千公裡,大半夜的,陸容淵跑來做什麼?

電話裡又傳來陸容淵的聲音:“卿卿,我不方便過去,隻能你下樓了,我在對麵等你。”

樓下住著樓縈與白飛飛,這裡還是天狼的分部,今晚剛鬨了奸細的事,陸容淵如果出現,肯定得鬨出大事來。

蘇卿迅速折回房間披上外套,小心翼翼的下樓。

樓縈睡眠淺,警覺性很高,一點動靜就醒了。

樓縈從房間裡出來,就看到蘇卿輕手輕腳的要出去:“姐,大半夜的,你出去做什麼?”

“啊?”蘇卿凝步,打著哈哈說:“睡不著,出去走走。”

樓縈看了眼時間:“淩晨三點,你出去走走?”

“是啊,可能是肚子裡的孩子不想睡,在屋裡悶得很,都快喘不過氣來了,外麵空氣好,我就出來走走。”蘇卿不方便說實話。

“那我陪你去。”樓縈說著就去換鞋子。

蘇卿連忙說:“不用。”

樓縈看著她:“姐,你有點不對勁。”

“他來了。”蘇卿也不瞞了,樓縈很聰明,她也瞞不過,索性說實話。

“未來表姐夫?”樓縈訝異道:“我去,千裡追妻啊,大半夜的從帝京來的?”

“誰知道他抽什麼風,我過去看看。”蘇卿嘴上這麼說,心裡卻是歡喜的。

有一個男人千裡隻為自己而來,還是大半夜的,要說不感動,那肯定是假的。

樓縈笑得一臉不懷好意,提醒道:“姐,你肚子裡還懷著孩子呢,悠著點。”

聞言,蘇卿的臉一下子紅了。

樓縈折回房間睡覺去了,蘇卿關上門出去。

蘇卿穿過門口的小路,纔看到停在不遠處的車子。

車子冇開燈,熄火狀態,藉著月光,蘇卿才勉強看清倚靠著車頭的陸容淵。

看到蘇卿來了,陸容淵眼神立馬變得溫柔:“卿卿。”

蘇卿看了眼黑色的轎車,問:“你開車來的?”

“直升飛機停在外麵,擔心驚動天狼的人,我開車從小路穿過來的。”陸容淵伸手去拉蘇卿的手:“手怎麼這麼冰。”

“大晚上的,氣溫這麼低,你說呢?”蘇卿給了陸容淵一個白眼:“你神經兮兮的,大老遠跑來做什麼?”

敢這麼跟陸容淵說話的,隻有蘇卿一人。

陸容淵將自己的大衣脫下來給蘇卿披著,又將蘇卿的手放在手心裡捂著。

“我要是不來,某人的醋罈子就打翻了,還生氣呢?”

蘇卿震驚,陸容淵就是因為她生氣了,所以千裡迢迢趕來哄她?

陸容淵捂著她的手,目光深邃的凝視著她:“卿卿,彆生氣了,冇有什麼比你更重要,你要是不喜歡,我搬去老宅住,這樣你總歸放心了。”

因為恩情,陸容淵不能趕走秦雅媛,那就隻能他搬去老宅,保持距離。

蘇卿凝望著他,這樣窩心的甜言蜜語,又有誰招架得住啊。

“誰吃醋了。”蘇卿冇有底氣的反駁,大衣上都是陸容淵的氣味,讓她有一種被他包裹著的溫暖感。

手心處傳來的溫度,直達心底,讓人暖暖的,有一個男人這麼疼自己,哪還捨得生氣。

女人找男人求的是什麼?

不就是希望有個人把自己放在心尖上寵著,疼愛著?

陸容淵能照顧著她的小性子,情緒,甚至千裡迢迢來哄她,她要是再耍小性子,那就真是她不懂事了。

做女人不能太作,小作怡情,大作就得把人作冇了。

陸容淵笑了笑:“先上車,我給你帶了一些你愛吃的。”

一聽到吃的,蘇卿兩眼放光:“我肚子還真餓了,快讓我看看,都帶什麼好吃的了。”

陸容淵替蘇卿準備了不少吃的,蘇卿看著流口水:“八寶鴨,祕製牛肉,清蒸多寶魚……”

全都是熱騰騰的,香氣撲鼻,勾人味蕾。

“陸容淵,你太好了,簡直就是我肚子裡的蛔蟲,知道我喜歡什麼。”

送金銀首飾,還不如送一些吃的實在。

這可是千裡之外送來的,還都是熱騰騰香噴噴的。

蘇卿舔了舔嘴角,直接開動。

她現在一個人吃兩個人的飯,自然餓得快。

“慢點吃。”陸容淵滿眼寵溺,替蘇卿挑魚肉,盛湯。

蘇卿大口大口的吃起來,看著讓人就胃口大開,

“天狼的夥食不好?”陸容淵見蘇卿那饞嘴的樣,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一般般,跟你這些是冇法比。”

這些都是五星級酒店的標準,當然冇法比。

蘇卿吃飽了,又喝了半碗湯。

陸容淵一口冇動,就看著蘇卿吃。

看蘇卿吃飯是一種享受,她不像那些名媛千金,吃飯十分秀氣矜持,做作,米飯都是一粒粒的吃,生怕吃胖了。

陸容淵笑著問:“吃飽了?”

“嗯,飽了。”蘇卿心滿意足的靠著車座椅。

陸容淵將殘羹剩菜收拾了,又折回車裡。

蘇卿靠著車座椅閉目養神,車內暖氣一開,就有點熱了,身上的大衣已經脫掉,裡麵的睡衣吊帶滑落,露出白皙圓潤的肩膀,看著讓人口乾舌燥。

陸容淵上了車,車門一關,手從蘇卿的腰上伸過去,嗓音蠱惑的在蘇卿耳邊低喃:“卿卿,吃飽了需要運動運動,有助消化。”

蘇卿睜開眼睛,陸容淵那張帥氣的臉近在咫尺。

“我也想運動運動啊,可惜有人不允許啊。”蘇卿伸手勾著陸容淵的脖子,故意親吻著他的嘴角,手也四處點火。

“誰?”陸容淵心猿意馬,喉結滾動,突然像個十八歲的小夥子一樣猴急:“就算天王老子來了,老子也要先吃飽了再說。”

“陸容淵,等等…”蘇卿哭笑不得的阻止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前麵有些改動,因為涉黑了,不過大致上不影響閱讀哈,就是以後那些槍戰啥的,不會有了,大家理解一下,不然就被下架了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